美哭!章子怡《十面埋伏》水袖舞绝世惊艳!但你确定你看懂了吗?

今天来聊聊电影《十面埋伏》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

近日金晨在《演员的诞生》中重新演绎了电影中水袖舞的精彩片段,让小编忍不住再次重温了

电影《十面埋伏》这部旷世之作 。

章子怡在电影中跳《佳人曲》和《仙人指路》,

堪称一绝,

可谓是国产电影的最经典镜头之一。
她的一曲水袖舞,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美得让人不舍得眨眼。美丽的水袖服饰、色彩斑斓的地毯、

气势磅礴的大鼓、背后一排琵琶手,

所有的元素搭配起来,

构成了每一帧都美到窒息的镜头……

小妹(章子怡饰)在琵琶声中缓缓而出,

踏着节拍,用舞步展现婉约身姿。

她水袖舒展,击鼓之时,

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一招一式尽是风情。

这些细节,你看到了吗?
多年后再细细品味这两个片段,才发现短短的片段里实则蕴含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影片中综合了琵琶、大鼓、胡琴各种中国传统民族乐器的合奏、声乐歌唱、水袖舞蹈表演三大部分,画面之精美,犹如白居易描述的:“烟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简直就是一台整体大型的艺术精品。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琵琶声中,她用水袖打击鼓面发出沉稳、铿锵有力的声音,盘旋跳跃,颇有一种敦煌莫高窟飞天画像的感觉。

南北朝时,琵琶和鼓通过丝绸之路由波斯传入新疆,两件乐器本是同根生,都来自西域。 在敦煌壁画上,这两件乐器却是一对亲密搭档,在电影中,也可以发现它们形影不离。

琵琶——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被称之为“弹拨乐器之王”,最早在秦朝出现。琵琶发声十分特殊,它的泛音在古今中外的各类乐器中居首位,不但音量大、节奏感强、穿透力强,而且音质清脆明亮。高音区明亮而富有刚性,中音区柔和而有润音,低音区音质淳厚,好像在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在白居易的《琵琶行》一诗中所描绘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划,四弦一声如裂帛”如今已不再是诗人的艺术夸张,而是当代琵琶名副其实的演奏效果。

——打击乐器的一种。大鼓属于双面膜鸣乐器,无固定音高,但可控制发音的强弱变化。用鼓棰敲击发音,随用力的变化来表现不同的音乐情绪。其音色低沉响亮,雄壮有力,用于模仿雷声和炮声时恰如其分。

两种发源于西域的精妙乐器,为何到了今天,现代音乐中两者的合作反而少之又少?《十面埋伏》中的经典片段什么时候才能重现我们眼前,让更多的观众感受到琵琶、打击乐、舞蹈表演合为一体的魅力?《西域流光》5月首登澳洲

身在悉尼、墨尔本的乐迷们,福利到了!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家们5月强势来袭!

为了重现这两种传统乐器合体的精妙,在知名二胡演奏家于红梅的带领下,中国琵琶演奏家、现任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章红艳携手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著名音乐家王建华、葛亚南、魏然、李响、胡瑜,与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优秀本科、研究生以及青年教师将用高超的艺术水准,于2018年5月6日和8日分别向悉尼、墨尔本的观众呈现一场关于琵琶与鼓“久别重逢”的对话——《西域流光》中国弹拨·击乐音乐会

绝美视听效果:琵琶·击乐·舞蹈·情景
《西域流光》这台大型音乐精品演出曾在北京、日本大获成功,收到当地观众的热捧, 这次是该台节目首登澳洲舞台与之前的演出相比,此次巡演更像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本次音乐会的乐器全部来源于中国,由中国的打击乐器取代了之前所用的日本太鼓,整场演出均是中华传统民族音乐文化的精华体现。

更让人惊喜的是,本次音乐会特地邀请了中国新生代杰出舞蹈家李响参与演出音乐会的主题曲《西域流光》,他是当代活跃在国内外重要舞台上的舞蹈新星。该节目由著名编导谷亮亮先生进行编舞,“琵琶皇后”章红艳教授、舞蹈新锐李响、青年打击乐演奏家魏然三人将用琵琶、舞蹈、打击乐的创新形式让观众收获不同的视听效果,并以此向中国传统音乐文化致敬。其视听效果与电影《十面埋伏》中小妹演绎水袖舞美轮美奂的经典片段相比,可谓有过之无不及,绝对惊艳!

11首乐曲:尽显历史流变之美
《西域流光》这场琵琶与打击乐、舞蹈结合的情景音乐会更像是一次跨越历史时空的尝试,把传统与当代乐器、舞蹈、服饰相结合,为澳洲观众呈现当年的西域风情。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田青特意为音乐会题名“西域流光”,意在传统文化的流变、流传生生不息。音乐家们精心策划,选取了经西域流传、汉文化影响改编沉淀的11首经典曲目。音乐会上半场首先用歌咏天山美景的《天山之春》开场,琵琶和鼓的组合首次亮相,寓意两种乐器的同源性。随后继续为观众带来《春江花月夜》、《武生》、《锦鸡出山》、《西域流光》。

本场音乐会加入的中国打击乐部分,由中国著名打击乐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打击乐学科带头人王建华先生率领中央音乐学院打击乐组合融入演出,带来具有中国风格的打击乐作品《锦鸡出山》、《闹天宫》。《武生》是作曲家王云飞选用最具中国代表性的京剧题材创作,作品以胡琴和弹拨乐的组合刻画出中国传统戏剧角色的性格,由胡瑜副教授与弹拨组合共同演绎。《西域流光》可谓本场音乐会的主题曲目,由优秀青年作曲家李博禅作曲,作品始终以“行走”的方式,沿河西走廊一路向西,试图展现西域印象带给听众不同的听觉色彩。

下半场演奏家将会为观众带来《闹天宫》、《胡旋》、《走西口》、《杨柳青》、《那拉提》、《十面埋伏》等,这些作品有的是传统经典,有的则是新创或改编,这将成为弹拨乐与打击乐配合的全面展示。

“这是琵琶和鼓探寻前世今生的一次尝试。”章红艳说,这场音乐会将给观众带来一种强烈的历史感。短短2个小时里,以西域音乐为源头,音乐家们将带领观众走过陆地海洋,跨越历史千年,不仅听到同源文化的久别重逢,又看到异变文化的全新阐释。作为一次尝试,它开启了一条对传统音乐文化源头和流变的求索之路。

灵感来源:让琵琶·鼓再度重逢
在古丝绸之路上拾掇散落在沙漠中的历史遗存原本就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而音乐就更加艰难。多年来,章红艳教授坚持在古丝绸之路沿路采风,发掘遗存在民间的古老音乐,寻找当地民间艺术家,与他们共同创作音乐,希望把充满了古丝绸之路基因的新创作音乐带到全世界人面前。“1992年,我还是一名学生,随敦煌艺术节到西部演出,那一次我们呈现的就是壁画中演奏弹拨乐器的情形;2002年,带着对西部文化的情结,我特地到新疆去采风,从乌鲁木齐出发,经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到新疆的库尔勒、库车,一路到达喀什,在库车的石窟中,我又看到了壁画中对琵琶的记载;几年后,又一次踏上西域,演出后我特意留下来几天去感受西域文化。”几次西部之行,章红艳走访了很多石窟,这些石窟记录了琵琶的历史,还经常会出现琵琶和鼓的组合,而当代音乐中,二者的配合少之又少,这引起了章红艳极大的兴趣。

琵琶与大鼓这两件在一千多年前原本在一起演奏,之后又分流各自进化形成体系的乐器,章红艳希望把两者重新“合”在一起,去尝试、感受一下一千多年前琵琶与大鼓一起演奏是什么效果。同时,也要进一步探索这两件乐器重新合作后的未来前景。就这样,《西域流光》弹拨·击乐情景音乐会应运而生。

琵琶弹拨的点状音响和打击乐器大鼓敲打的点状节奏融合得十分默契,每一个鼓点都承载着沉甸甸的历史,“它的加入让我感觉音乐被赋予了强大的张力,你能感受到它们的融合,而且我们都有同感,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章红艳说。

章红艳被国外媒体誉为:来自东方的美丽使者,无与伦比的音乐精灵

精美绝伦的《西域流光》弹拨·击乐情景音乐会

与你相约5月

千万别错过如此顶级的音乐盛宴

订票信息
悉尼

时间:5月6日 7:30pm场地: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剧院音乐厅票价:Premium $129 / A $99 / B $79 / C $59 / D $39

订票:sydneyoperahouse.com / 02 9250 7777

(网站搜索 silk road 即可)

扫一扫 立即购票

墨尔本

时间:2018年5月8日7:30pm场地:Melbourne Recital Centre 墨尔本演奏中心票价:Premium $109/ A $89 / B $69 / C $49

订票:melbournerecital.com.au / 03 9699 3333

(网站搜索 silk road 即可)

扫一扫 立即购票

作为北京市文化艺术基金项目

《西域流光》中国弹拨·击乐情景音乐会的相关机构如下

主办机构

演出单位

合作机构

媒体支持

You May Also Like